福建宣传教育网 > 幻灯片 > 正文

福建省纪念建军九十周革命文物联展开展

nd.fjsen.com  2017-09-12 17:31:36 来源:东南网  我来说两句

开展仪式现场
福建省文化厅党组成员、福建省文物局局长傅柒生致辞

东南网9月12日讯 为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80周年,喜迎党的十九大,9月11日,“八闽军旗红——福建省纪念建军九十周年暨喜迎十九大革命文物联展”在中央苏区(闽西)历史博物馆开展,省文物局、省军区以及龙岩市有关领导和全省九设区市文物部门领导、全省博物馆馆长及驻地部队官兵共200余人出席开展仪式。

“八闽军旗红——福建省纪念建军九十周年暨喜迎十九大革命文物联展”由省文物局、省军区政治工作局主办,龙岩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中央苏区(闽西)历史博物馆承办,福建博物院等28家博物馆、纪念馆协办,将在中央苏区(闽西)历史博物馆展出2个月,即9月11日至11月10日。展览集中展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从无到有、由弱到强的历史,充分反映人民军队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前赴后继、英勇奋战、为中国革命事业建立伟大功勋的辉煌历程。

红四军第一套军装的故事(古田会议纪念馆 藏)

在内容方面,展览分为《土地革命的枪声》《光辉的古田会议》《风展红旗美如画》《艰苦卓绝游击战》《抗战解放号声隆》《八闽军旗更飞扬》6大部分18个单元。福建省军区军史馆及全省各有关博物馆、纪念馆共商共议、群策群力,提供展出土地革命战争以来的珍贵文物、实物总计430件/套,实际数量517件。其中,文物共374件/套、实际数量456件,复制件共42件;代用品14件/套,实际数量19件。此外,还展出了148张珍贵历史图片,展示了导弹、战斗机、航空母舰等各式现代武器装备模型以及新式各兵种服装。

据悉,为使此次展览更客观、内容更丰富,中央苏区(闽西)历史博物馆多次召开展陈方案研讨会,并组织工作人员到全省各地考察调研,征集了大量珍贵文物、史料、照片和模型。

同时,为确保展览资料的准确性和科学性,中央苏区(闽西)历史博物馆还多次邀请省、市党史及革命史专家召开方案论证会,对展陈方案框架结构、文物信息等系列内容进行认真梳理和充分论证、修改,为展览提供了坚实基础。

在此基础上,该馆工作人员根据展陈专家的指导意见,精心选材、认真撰写、校对方案及小样,并反复斟酌推敲,最后实施布展、撰写讲解词、制定宣传方案,力求把人民军队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前赴后继、英勇奋战,为中国革命事业建立伟大功勋的辉煌历程和全省革命文物保护利用情况集中展示在观众面前。

1939年杨成武在指挥黄土岭战斗中使用的望远镜(中央苏区(闽西)历史博物馆 藏)

另据了解,该展览作为今年国家文物局公布的“纪念建军90周年、抗战全面爆发80周年”十个主题展览推介项目之一,展览筹备过程中,省文化厅、省文物局、中共龙岩市委宣传部、龙岩市文广新局相关领导做了大量的组织协调工作,确保了展览的顺利进行。此外,展览工作还得到了全省各市有关博物馆、纪念馆同行的大力支持,群策群力,以一场高质量的展览为建军90周年和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献礼。

85年前,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套军装怎么会在福建长汀诞生?这套军装到底如何设计,又是如何做出来的?

由于红四军自创建以来,长期处于战争环境之中,无法大量生产军装,为了保暖只能有什么衣服就穿什么衣服,敌人的军装,地主的长袍,工人、农民的粗布衣……各式各样,着装相当混乱。而且大部分战士的军装已非常破旧,几乎到了衣不遮体的地步。为了便于作战和管理,统一服装就显得十分必要了。毛泽东在部队整编完成后曾说:“部队是焕然了,但还没有一新啊!”

当时闽粤边重镇长汀县城人称“小上海”,物产丰富,富商云集,手工作坊遍布城乡,有很好的经济基础。解放长汀后,红四军在当地开展了斗地主、打土豪等运动,没收了10余家反动豪绅的财产,并向资本千元以上的商人筹措军饷,很快筹得5万元。

对于红军来说,这是一笔巨款,如何利用这笔钱大家意见不一。时任前委书记毛泽东提出,利用这些军饷和长汀良好的缝纫、印染条件,赶制4000套军装,以统一军装。

军号谱(宁化县革命纪念馆 藏)

然而,军装到底该如何设计,定什么样式,却没有可供借鉴的经验。最终,在长汀两个名叫谢日新、戴恒新的裁缝老板的统一负责下,最终确定了新军装的款式:帽子为有沿的大八角帽(列宁戴过的八角帽式样),上缀一颗布质红五星帽徽;军装为灰蓝色布质,上衣为仿中山装式,开襟,衣前左右各有1个口袋,领口佩缀红领章,领章边缘绣一圈黑边(为纪念列宁逝世5周年,缅怀伟人丰功伟绩);裤子则为半长的阔腿样式。

红四军干部战士穿上新军装,个个精神抖擞。部队在南寨广场举行了盛大的阅兵典礼,以整齐威武的军容,接受了毛泽东、朱德、陈毅等领导检阅。毛泽东曾作演讲说:“红军军服领口上的两个红领章代表两面红旗。”陈毅则对军装的颜色做了说明:“灰蓝色代表天空、海洋、青黛的群山和辽阔的大地。”后来,朱德在陕北的窑洞里对美国著名作家史沫特莱不无骄傲地回忆说:“我们现在终于有了第一批正规的红军军装了……它们没有外国军装那么漂亮,但对于我们来说,可真是奇好无比了。”

黄土岭战斗是抗日战争中震惊日本朝野的一场战斗。当年杨成武指挥部队乘夜展开,利用太行山北部群山中一座岬口,在敌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将日军混成第二旅团包围,压缩在一条长约二三里、宽仅百十米的沟里,歼灭日军900多人,缴获200多辆满载军用品的骡马车,5门火炮,几百支长短枪及无数弹药,还生俘了十几个日本兵,击毁敌人作战指挥部,击毙敌军指挥官、号称“名将之花”的“蒙疆驻屯军”最高司令官阿部规秀中将,使敌军迅速溃败。阿部规秀是日军侵华战争以来丧失的一个高级将领。

在宁化县革命纪念馆内,珍藏着一本1932年印制的《中国工农红军军用号谱》。它是全国目前唯一一本保存最为完整和正规出版、印刷的红军军号谱,除封面和内页略有虫蛀痕迹外,几乎完好无损,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红军创建初期,部队用旧军队的号谱,敌我双方常常发生误会。1930年,第一次反“围剿”胜利后,红军着手编写我军自己的号谱。1931年秋,红军总部正式颁发了新号谱,收集了红军生活、训练、作战及部队番号、职务等340多首,为保密起见,军号谱均采用当时一般人不认识的五线谱记录。

这本号谱的捐献者是宁化老红军罗广茂。他1931年参加红军,在红四军三纵队任司号员,后被选送到中央军事政治学校陆地作战司号大队学习。结业后,他铭记领导教诲,带着这本号谱带到朱德总司令身边任司号员,后调至红十二军101团。第五次反“围剿”初期调至红五军团43师师部当号长。频繁的工作调动,他都始终把军号谱珍藏在身边。后来,他在连城与国民党军作战时负伤,入四都红军医院治疗。反“围剿”失利后,医院被冲散,他突围回到家中,将号谱交给母亲保存,自己则带着号嘴外出躲避国民党军队的抓捕。解放后,他回到家里,多次询问母亲号谱的下落,但由于母亲年事已高,想不起存放地点。直到1974年,他在拆建家中谷仓时,才发现这本号谱用布和油纸裹得严严实实,用铁钉钉在谷仓底板上。1975年,他将号谱和号嘴捐献给宁化县民政局,并由县民政局转交给了县革命纪念馆。

《军号谱》具有显著的革命军队音乐的艺术特色:调式采用五声调式(6 1 3 5 6),具有较强的民族风格;其节奏是“三连音”(ХХХ)节奏占主导地位,显得勇敢、坚定。节拍是“1/4,2/4”节拍混合交叉,显得生动、活泼。旋律以“6-1”或“5-3”的三度上,下行跳进为主,间或出现四度以上大跳,显得高亢激昂,富有朝气;旋律的发展手法多用同音反复和乐节性重复,增强了音乐气势和艺术感染力。整个号谱突出了高亢激昂、生动活泼、勇往直前的军号特色。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军号谱》在当时通信设备不发达的战争年代,通过吹奏号谱发布命令、指挥战斗、振奋军威、安排生活等,为革命战争的胜利,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起到重要的作用,立下了汗马功劳。这本军号谱的发现,为我们研究中国工农红军革命斗争史、红军军事生活及红军音乐等提供了一部不可多得的实物资料,也是对青少年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好教材。

  • 责任编辑:郑思楠     标签:
  • 打印
  • 收藏
  • 【字号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